当前位置: 尾山资讯 > 教育 >金宝金宝厅 这个汉语八级的外国人,见证了西安30年巨变 ‖ 贞观谈第4期

金宝金宝厅 这个汉语八级的外国人,见证了西安30年巨变 ‖ 贞观谈第4期

发布日期:2020-01-11 16:54:35   人气:2217

金宝金宝厅 这个汉语八级的外国人,见证了西安30年巨变 ‖ 贞观谈第4期

金宝金宝厅,编者按:去年夏天,『贞观』曾主办了《此城彼人·雍莉等外国人镜头下的西安变迁》影展。

在拍摄者的镜头里,80年代的老西安如画卷徐徐展开,唤起了人们心中沉积的情感。

作为这些照片的主要拍摄者之一——当初留学西安的22岁荷兰女学生雍莉,既是这段珍贵记忆的保存者,也是西安30年来新旧变化的见证者。

后来,我们请到她谈了谈当年游学西安时的经历和当下的心绪,并通过她的视角,感受30年来时代变革下的西安。

第四期:雍莉。

雍莉 :荷兰莱顿大学研究员,八十年代在中国游学,1983-1984期间拍摄了大量的西安照片,2017年受『贞观』邀请赴西安参加「此城 彼人——雍莉等外国人镜头下的西安变迁」展。

客从何处来

▽▽▽

我爸妈一共有4个孩子我和哥哥是双胞胎,还有二妹、小妹,兄妹四个人。我爸爸之前在外交部工作,后来也做记者,还有其他一些工作,现在他已经去世了。我妈妈原来是摄影专家,后来当家庭妇女,带着我们长大。我们原来住在荷兰的东部,我10岁时搬到了荷兰西部,离莱顿很近的一个小城市。我在那里上高中,之后我在莱顿大学上大学,学中文。

莱顿是个小小的城市,但是莱顿大学很有名,它是1575年建造的,是荷兰最早的大学,是荷兰最古老的大学。而且莱顿大学的中文专业很有名,因为全荷兰只有莱顿大学可以学中文。我研究的是亚洲和欧洲之间的文化交流,尤其是在饮食和material culture(物质文化)方面。

第一次中国之行和与西安结缘

▽▽▽

我第一次到中国是1983年,我们到中国学习一年,我们是那种专门的交流学生,很幸运由国家基金赞助到中国学习。我们同学一共差不多10个人吧,分到中国不同的大学学习。有的到南京、有的到上海、有的到北京,我被分配到沈阳辽宁大学。

到了1984年1月,我们想(用)寒假的时间在中国走一大圈。从沈阳到北京、北京到西安、西安到成都再到昆明,还有桂林、广州,跑了一趟香港,香港到厦门、厦门再到杭州,然后就回学校了,就是(在中国)跑了一大圈。

第二次到西安是84年的4月份。我们原来想去西安是因为兵马俑非常有名。在81年欧洲就开了一个展览,兵马俑已经到比利时了。我们专门跑到比利时布鲁塞尔去看展览,印象特别深。所以觉得来中国旅行一定要来西安。因为自己学汉语,也学中国历史,我知道它是个老城,也是好几个朝代的首都,它有城墙,其他的我们也不太清楚,觉得它跟北京有点相似,是个大城。

我来西安之前对西安也没有什么想象,但我有当时的笔记,就记得西安的土房子比较多,颜色比较多,人们穿的颜色也比较鲜艳。反正城市挺繁荣的,街道人很多,也比较喜欢西安的气氛。

那时在中国,外国人旅行是比较困难的。当时中国只有20多个城市是被开放的,其他的城市不能去,农村也不允许去,不能住。所以我们带了讲怎么旅行的书,凭了那本书,看了那个介绍我们去决定路线的。英文的,那本书关于西安大概有4页、5页,主要介绍了西安的城墙、大雁塔、小雁塔、兵马俑。书里有一些照片,但没有关于西安的照片。

我当时来西安住过两个地方,人民大厦和解放饭店,离火车站比较近。(当时)什么是好玩的是很难判断的,那个时候地图也不好买。我们一般是到了一个地方,到了火车站就会买当地的地图。看着地图就会看哪些景点,以后随便逛街,碰着什么玩什么,因为书上也不会写的。那些景点我也比较爱拍,我也喜欢拍街上的人,但当时因为不能立即看照片,所以也不知道成功不成功。

这些照片是我回国以后才洗出来的,因为回去洗的质量高一点、洗的技术高一点。然后用幻灯片的框把它一个一个放进去。后来跟一些亲戚朋友我们就会有一个晚会,专门请人到家里来,就给他们看了一些好的幻灯片照片,他们就觉得特别有意思,因为他们没去过中国,那时候去中国的人不多。

八十年代的西安与三十年后的西安

▽▽▽

西安跟莱顿有太多不同了。我们那个时候比较先进,但是中国好像在80年代非常的穷。吃的很难找,买东西不好买,坐火车、公共汽车也比较辛苦。(现在的)西安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,变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80年代的大雁塔就是单独的在农村的一个塔,2012年西安当然已经变成大城市了,周围扩大了很多,特别大,兵马俑也扩大了特别多。原来一到门口就进去(看兵马俑),现在是一个景区。

2017年来这,发现西安车又多了,城市好像又扩大了一大部分。

这几天我先去看了一个(我的照片)展览,然后去兵马俑、华清池、乾陵、碑林,跑了一趟城墙。很不一样吧。城墙当时不知道能不能爬,我也还找到了一张当时城墙的门票,我忘了是83还是84年,(当时好像还是)不能爬的。

这次登城墙印象最深是(城墙)很整体的,你可以围着城墙走,做的比较整体。兵马俑也有很大的变化,原来只有一号坑,那时候挖出来的也不多,而且里面也不准拍照,比较严格。那时景点外面只有几个人卖小玩意儿,卖那种小兵马俑、布做的小鞋子、背心什么的。

华清池80年代比较无聊,因为我们当时是一日游去兵马俑,必须经过半坡村,还有兵马俑、华清池。所以我们在华清池待的时间比较长。当时的华清池池子都在外面,除了池子之外,还看了西安事变的一些古迹。

我现在最喜欢在街上拍人了,或者看一些小饭馆啊,人卖什么东西,人与人之间比较有趣的东西(让)我比较喜欢拍。

80年代的西安人还穿着中山装,这次来西安(印象最深的是)我的中国朋友,他们带我去很多地方。还有之前(当年)跟我坐火车的女士还专门来看我,给我印象很深,因为没想到会再见到她。特别特殊,很难说的,从她的眼神我还能认出是她,那时候她才12岁,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。没想到照片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,因为我是9年前开始扫描我的照片,那时候比较喜欢给全世界看嘛,但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影响,反应会这么大。

这次我还想去大雁塔,因为还没有去,我想去看看,拍拍照片与以前的老照片做对比。我还想去坊上看看,因为那边的小吃比较丰富,我想再逛一次。因为中国有太多好吃的,我比较爱吃面条,也会做韭菜猪肉饺子。这次到西安,我喜欢吃泡馍。80年代西安的路边饭店不多,那时候在外边吃经常是比较困难的事,因为只有国营的饭店比较多,个体户刚刚开始还没有几个。

荷兰的中国菜和中国的西安菜

▽▽▽

西安的饮食还比较习惯了,因为面食荷兰人也爱吃,欧洲人也爱吃,一般吃意大利面。荷兰的中国饭馆比较特殊,因为之前印度尼西亚是荷兰的殖民地,所以战争以后荷兰的中国饭馆是印度尼西亚的风格和中国的混合。为了贴合荷兰人的口味,做了一些比较新的菜,比较淡的中国菜,这是它自己的一套体系。饭店有芙蓉鸡蛋、烤猪肉、大春卷等等,这10个菜是最有名的,从50年代到现在都没变。而且荷兰的中国饭馆份量大,菜也比较便宜,一般都是老年人去那吃饭的。当然,现在(荷兰的)一些中国饭馆也愿意做一些更新的东西,但它的水平肯定不如中国。

西安的饮食文化特别有意思,因为它是一种东西方文化的混合,是以面食为主。小麦东西方两边都有,土耳其也开始有那种面食,西安也开始有那种面食,比较有意思。也有那种面包、烤的馍馍什么的,亚洲到欧洲之间的这种饭有共同点。现在的中国比80年代的味道多多了,没法比了。80年代在中国吃饭还是不好吃的。

相见难相识

▽▽▽

当然,现在的西安比我们家乡莱顿大多了,没法比了。莱顿是个小镇,有比较传统的老房子,有河流。但很先进,离火车站、机场都很近,我们去机场坐火车20分钟就能到。西安现在是大城市,人多、车多、饭馆也多,很繁荣。80年代的莱顿和现在相比也有变化,但变化不那么大。在中国这30年来盖了特别多的房子,(莱顿就没有)莱顿当然也有一些变化,但类似这种新区是不会有的。

已经30多年过去了,(很多东西)我都不记得了。现在再看我当时拍的照片,就跟没见过一样。重新看照片,反应有点特殊,那真是一个过去的时代。

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:@贞观club

 
 

 

 
推荐资讯
20年来美国有2515人无辜入狱 纳税人花了数十亿 吉林省公安厅向韩国警察厅移交11名韩国籍逃犯
探秘疫苗险:即使买后出现问题 保险公司不一定赔付 想“穷养”儿子,结果孩子开始偷东西!妈妈崩溃:教育节俭错了吗
猜你喜欢